• 我的賬戶 7×24小時客服熱線:400-829-7929 語言:
    熱門產品: 人參皂苷Rh2,人參皂苷Rg3,雷公藤甲素,蟲草素,金絲桃素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產品分類
    在線咨詢
    聯系電話:
    銷售:
    400-829-7929(7*24小時)
    028-82633860
    028-82633397 
    028-
    82633165
    技術服務和產品定制:
    028-82633987
    在線服務:  
    沈帥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文靜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行業新聞

    2020-10-09四川省中藥材產業高質量發展新特征、新問題和新路徑

     要:中藥材產業是四川省現代農業“103”產業體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要實現產值增長速度是規模增長速度2倍的發展目標,需要探索一條中藥材高質量發展的道路。從產業和區域發展的中觀層面,通過對四川省中藥材產業的實地調研,梳理了中藥材產業發展基于資源優勢取得的新特征,剖析了產業發展存在問題和內在主要發展障礙,提出了圍繞“做大規模、做強效益”重點推動產業發展的建議。其中,做大規模的關鍵在規劃引領和市場推動;做強效益的關鍵在提升質量、增強穩定性。

     

     
     

    四川省擁有中藥資源蘊藏量、常用中藥材品種數、道地藥材品種數量、國家GAP認證數量4個全國第一,在發展現代中藥產業方面資源優勢顯著,正逐步成為農村貧困地區重要收入來源[1]。2017年四川省中藥材年總產值達173億元,從全國范圍來看,四川省中藥材產業發展處于中等偏上的地位,與全國排名前列的吉林省、云南省相比,仍然存在一定差距。云南省僅文山州三七產業園區產值就已達到145億元[2],吉林省僅人參產業產值就已達到550億元[3]。四川雖然是中藥材資源和產業大省,然而卻非強省。在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攻關時期,黨的十九大報告首次提出了“高質量發展”這一新表述,要求中國經濟通過推動質量、效率、動力3大變革在高質量發展之路上不斷取得新進展[4-6]?!端拇ㄊ≈兴幉漠a業發展規劃(20182025)年》發展目標是2025年中藥材種植面積由2017年的42.47hm2增長到56.67hm2(含三木藥材及林下種植藥材23.33hm2),年產值由173億元增長到300億元,產業產值增長速度需要是規模增長速度的2倍。為研究和解決怎樣促進資源優勢向經濟優勢轉化、促使四川省中藥材產業由資源大省向產業強省轉型升級的問題,迫切需要結合產業發展的基礎條件和現實特征,圍繞產業發展質量、效率、動力,從產業發展新特征、產業面臨新問題、產業發展新路徑3個層面對四川省中藥材產業發展做出整體判斷,找到產業高質量發展的突破口,為中藥材產業更好的實現產業高質量發展提出相關建議。

     

    1  四川省中藥材產業發展新特征

    1.1  優勢產品多

    全國常用中藥材有363種,四川有312種,占全國的86%[7]。四川省中藥材擁有道地品種86種、地標品種31種、重點發展品種67[7]。其中,白及、黃連、川明參、天麻、川芎、麥冬、金銀花、重樓、柴胡、附子、桔梗、梔子、川牛膝、石斛、當歸、澤瀉、丹參、白芷18種中藥材產值達到106.05億元,占全省中藥材總產值的61.22%,為四川省大品種中藥材。白及、黃連、川明參、天麻、川芎產值均超過10億元,分別占中藥材產業總產值的11.04%、10.11%、6.55%、6.23%、5.82%。除當歸外,其余17種品種均為道地品種和四川省重點發展品種。高經濟價值、強地域選擇性使中藥材產業成為產業扶貧的“明星”產業,逐步成長為四川省主要農產品,成為農民增收的重要來源。

    1.2  產業產能大

    四川省已建成300公頃中藥材種子種苗繁育基地,設有11個生產基地、1個雙流保種基地和1個種子種苗檢測中心,能對100多種品種進行繁育,覆蓋18種大品種中藥材。2017年四川省中藥材產業種植面積42.47hm2(含三木藥材及林下種植藥材22.07hm2),中藥材年產量102t,年總產值達173億元,其中產值超過千萬元的品種31[7]。良好的產業發展態勢為中藥材產業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此外,雖然中藥產業發展依賴于后端中藥飲片及中成藥制造業,20152017年中藥材產業占中藥產業的比重處于19%23%的水平,但這3年中藥材產業產值年均增長速度為16.64%,遠高于中藥制造業產值6.48%的年均增長速度,可見后端中藥產品的旺盛需求對前端中藥材產業形成了有效拉動作用。

    1.3  技術支撐強

    全國已建立起國家中藥材產業技術體系,并在全國范圍內23個省份設置27個綜合試驗站。四川省是參與全國中藥產業科研開發的重要省份,設有綿陽試驗站、成都試驗站兩個綜合試驗站;設有四川省中藥材種植研究中心、四川省農科院中藥材研究中心,并有成都中醫藥大學、四川農業大學、成都市農林科學院等高校院所提供的技術創新支持?!皣?/span>--市(州)”三級中藥材技術創新產業體系基本形成。已建立4個中藥資源動態監測平臺;形成川藥信息網、川藥數據庫等中藥材信息監測服務平臺,啟動了全國首個中藥材溯源系統建設;成功搭建中醫藥發展服務中心等產業技術服務平臺。強有力的技術創新平臺形成了良好的科技成果集成創新和示范推廣環境。

    1.4  市場體系全

    全省已形成“線下+線上”市場交易體系。以成都荷花池中藥材市場為代表的四川省大宗批發市場發展基礎雄厚,2017年成交額達376.06億元,占全國中藥材市場總成交額的28.6%;以各類經營主體主導的產地直采市場發展迅猛,形成了以流通商為代表的小型交易市場。線上依托“中藥材天地網”“中藥通”等全國性中藥材電商平臺開展市場交易,逐步打造“標準化種植+標準化初加工+云倉”閉環可追溯的道地藥材流通新體系。圍繞產品與市場,以中醫藥為核心,以旅游業為支撐,形成了生態康養旅游、文化康養旅游、特色醫療康養旅游和運動健體康養旅游四大業態;建成新義水鄉康養中心、峨眉半山七里坪、天府紅谷?耕讀桃源、中國?蒼溪藥文化博覽園等10個中醫藥健康旅游示范基地。通過建立健全市場體系,四川省實現了中藥材產業從專有性資產、價值增值、價值分配到價值實現的全過程。

    1.5  集聚效應強

    從大品種中藥材種植分布(圖1)來看,全省主要形成了廣元-涼山州、巴中-宜賓兩條南北走向,甘孜-宜賓一條東西走向的中藥材產業帶,途經16個市(州)的種植面積、產量和產值占據全省80%以上,產業區域集聚效應逐漸顯現,直接影響著相關中藥材定價。在20132019年,18種大品種中藥材價差波動幅度呈現3種特征:重樓、麥冬、石斛、川芎、澤瀉5種品種價差波動率變動<20%,為平穩波動型藥材;白及、金銀花、天麻、黃連、附子、川明參、白芷7種品種價差波動率在20%50%,為震蕩波動型藥材;當歸、柴胡、桔梗、川牛膝4種品種價差波動率變動>50%,為劇烈波動型藥材;丹參和梔子數據不足,無法判斷。

    2  四川省中藥材產業發展面臨新問題

    2.1  產業定位不明

    全省中藥材產業3條產業集中帶涵蓋16個主要市(州),每個市(州)種植品種在20種以上,部分市(州)達到40余種,對生產的指導性低。80%以上的市(州)大品種中藥材種植覆蓋率未達到50%,發展的重心不聚焦。因為各縣適宜種植的中藥材品種較多,“選擇的煩惱”往往導致難以取舍而“一把抓”,縣域定位不明確而導致“拳頭”不硬,缺少“單打高手”。

    2.2  附加價值不大

    20072017年,中藥材產量與規模保持正相關(圖2),中藥材產業產量與面積之間相關系數為0.95,中藥材產量增加對產業規模的依賴性較大。中藥衍生品以短平快、低附加值產品為主,產業呈現單種藥材的全產業鏈開發不足、產品科技含量低等問題,中藥產品價值沒有充分發揮中藥材的多種功能,無法滿足消費者對高質量產品的需求。中藥材產業與旅游產業融合存在產品開發粗放、結構單一、組織化程度偏低、現代旅游產業服務體系不健全等問題,中藥材產業提供的產品、服務數量和質量跟不上旅游業發展的需要,產業鏈條協同發展還需尋找新的動力。

    2.3  生產效率不高

    如果用中藥材產量衡量發展規模,用產值衡量發展效率,在18種大品種中藥材中,白及、黃連、天麻、麥冬、金銀花5種品種發展呈“小規模-高效率”特征;川芎、川明參呈“大規模-高效率”特征;重樓、川牛膝、柴胡、附子、桔梗、梔子、澤瀉、石斛、當歸9種品種呈“小規模-低效率”特征;丹參、白芷呈“大規模-低效率”特征。低效率品種11種,占61.1%;50%的大品種中藥材集中在小規模-低效率的發展階段??梢娝拇ㄊ≈兴幉漠a業發展還需進行實質性開發。

    2.4  發展能力不強

    一是直接生產成本是構成產地價格的主體。20142018年家種品種直接生產成本占產地價格的比例均在70%上下。在種植成本中,人工成本仍然是種植成本的主要構成部分,如川芎2018年種植成本為155.87/hm2,其中人工費用、土地租金、農藥化肥、初加工費用、種子種苗、材料成本分別為86.67、26.67、18.67、13.33、9.20、1.33/hm2,人工費用占總種植成本的比例達到55.6%,高占比的人工成本使得中藥材種植效率和效益大幅度降低。二是產地價格和市場價格倒掛。由于中藥材價格呈現周期性劇烈波動甚至是不可逆的飆升現象[8],在18種大品種中藥材中,重樓、白及、金銀花、天麻、黃連、麥冬、川明參、川芎、澤瀉、白芷10種品種在20142017年不同年度、不同程度的出現產地價格和市場價格倒掛現象,中藥材價格暴漲暴跌、收益大起大落、種植靠天吃飯的特點使得中藥材產業發展受到制約。三是供需矛盾突出。藥食同源及瀕危野生品種供不應求[9],大宗品種供過于求;中藥材總量供過于求,高品質藥材供不應求。四是川藥對國際市場的滿足能力大幅度縮小。2017年四川省出口植物藥材31種,18種品種產值下降,其中川芎、白芍、白術、地黃、槐米、大海子、黃芩7種品種下降幅度達95%以上。

    3  四川省中藥材產業發展困境成因分析

    3.1  缺少對產業發展的頂層指導

    產業發展品種聚焦程度和布局集聚程度不夠。一是各市(州)中藥材產業發展缺乏有效指導。市(州)雖然有產業規劃,但是中藥材品種選擇缺少論證,依賴于生產者選擇,而生產者依賴長期延續的生產種植習慣和對市場的自我判斷。二是產業扶持力度不足。全省道地藥材品種、大品種沒有形成國家級特色農產品優勢區,只有金銀花被納入國家產業園創建管理體系的省級產業園進行建設;全省創建和培育省級星級園區71個,只有川芎、丹參、白芍、麥冬、白及5種品種優先在園區落地。三是第4次全國中藥資源普查工作還未完成,無法根據普查數據進行深度挖掘,為中藥材生產者提供全省中藥材資源分布、數量、野生藥材蘊藏量和中藥材市場儲量等數據,作為品種選擇決策參考。

    3.2  缺少對生產要素的相關配套

    生產技術體系建設不能夠完全滿足實際生產需要;配套設施設備建設滯后,生產效率無法保證。一是產業生產技術體系不完整,沒有建立有效覆蓋全省主要發展品種從遺傳改良、栽培與土肥、病蟲草害防控、機械化到產地粗加工的生產全過程體系;林下撫育和仿野生栽培等生產模式還需進一步更新和集成。二是中藥材基地特別是在貧困地區和山區基地基礎設施相對落后,土地細碎,在以現代化、規?;?、機械化為特征的大農業生產中不具備優勢;水利設施、病蟲害防治設施、場地初加工配套設施落實不到位,基地抵御自然災害的能力較差,產出能力提升受到制約。

    3.3  缺少對協同發展的融合推動

    產業鏈條縱向延伸、科技平臺對產業的賦能作用不足、信息化服務能力不高是多點發力協同推動產業發展的薄弱環節。一是以藥食同源產品和保健食品開發為主的產業鏈縱向延伸深度不夠,產品開發方面仍舊局限在原料生產、中藥飲片加工、中成藥生產上,未能向藥食同源產品、大健康產品、養生保健產品等方向深入開發。二是高校、科研院所和企業承擔了大量的科研項目,取得了大批的科技成果,但只有10%20%的科技成果轉化為產品,能真正形成產業的不足5%,中醫藥類科技成果轉化率甚至更低。三是四川省4個中藥資源動態監測平臺僅對18種品種信息進行了歸集,而云南、寧夏、貴州、吉林的監測平臺均歸集了40多種品種信息,信息監測平臺歸集品種少;大多中藥數據服務平臺對各種信息深度挖掘和分析較少,低水平、重復建設現象較為嚴重。

    3.4  缺少對經營效率低下的破解之策

    一是供種能力提升和種植面積快速攀升,諸如白及等野生品種家種化的不斷突破使得中藥材在實際生產中盲目引種和擴充產區現象非常嚴重,藥材大面積種植造成中藥材供過于求,形成低效和無效供給。二是有效成分含量不足,基源不正確、性狀變異、農殘過高等問題導致產品不符合《中國藥典》2015年版標準,市場對產品不接受。三是優質產品交易成本和搜尋成本高,產品缺少品牌效益,且藥農、產地藥商與用藥單位之間產需對接難度大。四是川牛膝等品種道地產區逐漸被新興產區替代,盲目引種和擴充產區的現象非常嚴重,在經濟利益的驅動下,迫使產區被動變遷,道地產區被所謂的新興產區取代。

    3.5  缺少對價格低迷的有效應對

    中藥材產業缺乏長期穩定發展的價格形成機制和調控機制。一是中藥材生長周期長。全省重點發展67種品種中80%以上的品種為多年生品種,生產對市場價格的響應速度滯后。二是標準體系不完善和監管力度不夠。中藥材種子種苗缺少質量標準和市場監管,品質和價格混亂,影響優質種苗供給;未對藥食同源藥材、可用于保健食品的藥材進行中藥材質量標準體系分類管理。三是中成藥在國際市場的生存空間被壓縮。迄今為止,中成藥沒有在國際完成注冊,不能作為藥品進入到國際主流藥品市場,對中藥材產業的拉動作用逐步降低。

    4  促進四川省中藥材產業高質量發展新路徑

    4.1  數據轉化、集中發展、產能釋放為重點,加強對中藥材產業集聚發展的指導

    加快普查數據資源轉化為經濟決策資源。對第四次全國中藥資源普查進行數據挖掘分析,形成共享機制,引導和指導中藥材種養決策。促進產業合理有序集聚,形成區域協調發展格局,實現產業發展向主導品種、優勢品種集中,向園區、道地區域和產業帶集中。對現有產能進行釋放,促進生產在品種和區域上更聚焦。

    4.2  科學種植、品牌打造、鏈條延伸為重點,提高中藥材生產效率

    引導示范基地按中藥材GAP要求進行規范化、規?;?、集約化種植。推行機械化生產,降低人工成本;推進新技術的示范和推廣應用,解決因技術瓶頸造成的生產效率低下的問題;進行區域產業關聯互動,從區域發展層面推進規?;l展。加強品牌建設,鼓勵開展無公害農產品認證、綠色食品認證、有機農產品認證,培育國際、國內市場認可的川藥品種和品牌;加強從種植種苗繁育到產地炮制加工的全產業鏈標準化生產、建設和全過程質量監控,確保中藥材質量均一、穩定。提升產業鏈條延伸質量,加大大健康產品開發力度,提高中藥材產業對旅游產業的支持質量。

    4.3  推進儲備、加強整合、制定體系為重點,建立穩定的中藥材價格調控機制

    加快推進中藥材儲備機制建設,以有效防范惡意炒作和自然災害等因素帶來中藥材供應量減少的風險。加強專業市場和信息服務平臺的資源調配,支持“互聯網+中藥”的協同融合[10],對技術信息、種植信息、市場信息進行有效整合,使產業經營主體能夠及時了解市場行情,有效解決中藥產業中存在的信息不對稱問題,避免跟風操作和實現供需快速對接。建設中藥材價格指導定價機制,制定合理的價格標準參照體系,加大對惡意囤貨、擾亂市場秩序行為的打擊力度;加大培訓力度,提高藥農素質,培養會種植、懂技術的新型藥農;引導和鼓勵種植戶組成專業合作社,提高個體種植戶的抗風險能力和對市場的判斷能力;探索藥材原材料期貨市場建設。在資本環節屏蔽藥材的囤積,通過市場的手進行價格有序調節。

    4.4  科研扶持、產業賦能、產品拓展為重點,強化科技對產業發展的拉動作用

    加大科研扶持力度,突破技術難關。增加中藥材產業基礎研究和關鍵領域技術研究的投入和支持,綜合運用傳統繁育方法與現代生物技術,突破羌活、川貝母、重樓、冬蟲夏草等一批瀕危稀缺中藥材的繁育瓶頸,支持瀕危稀缺中藥材種植基地建設[11]。擴大科技對產業發展的賦能作用。著力打造成都平原中藥材產業創新驅動發展先導區,以中藥材有效成分開發利用拉動川南、攀西、川東北、川西北等區域中藥材種養業提升發展,構建以重點區域、創新園區、產業基地、創新平臺為支撐的區域創新發展新格局。拓展中藥衍生產品開發,結合四川省優勢特色產業,加快發展藥、酒、果、茶等相關聯的中藥衍生品;針對歐美發達市場,積極推動復方中藥提取物、單味中藥提取物擴大產業規模,重點發展藥食同源植物提取物及其產品和植物提取粉劑、液體等劑型,引導企業按照國際標準加強生產質量控制。

    4.5  園區建設、服務完善、行業聯合為重點,提高生產組織化程度

    加大中藥材產業示范園區建設力度,建設中藥材產業示范園,重點建設中藥材種植(養殖)示范基地、中藥材定制藥園示范基地、中藥材產地加工示范基地和民族藥特色示范基地4個產業示范園,加速繁育新的優良品種,完善園區基礎設施,確保地區主導品種優先在園區落地,發展優勢品種,形成優勢產區。打造以園區為中心的農業產業化聯合體。加強園區與道地產地多個中藥材龍頭企業、農民合作社、種植大戶合作,引導農戶種植中藥材。在中藥材產業示范園區建立“企業集群+合作社+農戶”的中藥材生產模式,創新利益聯結機制,使得各主體進行有效分工合作。完善社會化服務體系,培育高端生物醫藥管理人才、科技人才和生產技術人才,圍繞重點發展中藥材品種,提供科技示范和科技培訓,構建產學研一體化的新型社會化服務體系。同時,建設集初加工、倉儲、溯源、標準等服務于一體的規范化工作體系,促進中藥材產業發展。建立中藥材戰略聯盟和協會,集結從事中藥材產業生產、加工、貿易、投融資、技術信息服務等的企業、合作組織,通過行業聯合,進行行業自律,幫助企業家能夠在更大的平臺上以更小的成本進行資源整合。

    參考文獻(略) 

    來  源:王  燕,劉菡菁,楊  軍,傅新紅,田孟良,胡  曉. 四川省中藥材產業高質量發展新特征、新問題和新路徑 [J]. 中草藥, 2020, 51(19):5077-5082.

    在線客服系統
    97色色_日本免费最新高清不卡视频_色欲天天天综合网_欧美综合区自拍亚洲综合图